Vermeer: Master of Light —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充滿秘密的光影世界 2014/03/04

vermeer 201-1

一項不可能的畫展集合維梅爾畢生所有畫作,一次看個夠 ,                                                        錯過了這次,必須跑遍全球18座美術館才能再看見!

這是一月在敦南誠品看到的【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特展“廣告”,怎能不令人動心?

巴洛克時期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 1632/10/31~1675/12/16),一生從未離開故鄉台夫特(Delft),身後沒有留下任何信件、自畫像、速寫或素描,也不知道他師事何人(在1653年成為台夫特聖路加行會St. Luke’s Guild in Delft的畫師之前,可能曾是林布蘭學生Carel Fabritius的弟子),後世對他所知不多,使得他的人與畫充滿神祕氣息,故有「台夫特獅身人面Sphinx of Delft」之稱。儘管生前沒有賣出一幅作品,在他死後200年,經法國藝評家Étienne-Joseph-Théophile Thoré的發掘,使維梅爾的聲望在西方藝術界崛起。他畢生留下約37幅作品,如今散布於全世界18處重要的美術館、博物館,以及一處私人收藏。

vermeer 176-1展覽會場的一張圖表,標示著37幅畫目前的收藏地。 擁有最多維梅爾畫作的國家是美國(15幅),排名第一的城市是紐約(8幅),排名第一的美術館是紐約大都會美術館(5幅),其次為荷蘭7幅、英國6幅、德國6幅、法國2幅和奧地利1幅。

這些畫作成為各大美術館的重要收藏或是鎮館之寶後,要借展任何一幅畫,幾乎都是不可能的。聯合報系透過荷蘭台夫特維梅爾中心(Vermeer Centrum in Delft)的授權(台夫特維梅爾中心的【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特展,以東京為首站,於2013年開始巡迴展覽),展出經過藝術微噴方式處理的37幅複製畫,實現維梅爾一生畫作共聚一堂的「不可能畫展」!

vermeer 001

就讓我們一起在中正紀念堂,透視維梅爾那充滿秘密的光影世界吧!

vermeer 027-1

創作起源─台夫特的風景:

vermeer 030-1台夫特是荷蘭歷史上重要的城市之一,也是皇族的發源地,展覽的一開始利用現代數位高科技投影技術,以五台電影級的投影機同時放映4分30秒的「歡迎來到維梅爾的世界」短片,介紹維梅爾所在的17世紀荷蘭政經背景,一起回到維梅爾出生的美麗城市。

追尋時光─維梅爾的一生:

vermeer 046維梅爾的一生雖然短暫,作品亦不多,但傳世的畫作均為收藏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本區以創作的先後順序,完整呈現維梅爾的37幅畫,讓觀賞者深入感受維梅爾一生的境遇起伏及創作風格的轉換。

vermeer 141-1展覽室的規劃寬敞,藍色的牆面頗能凸顯畫作之美;但是賞畫的震撼與感動還是遠比不上油畫真跡。

歸納我們所知道的37幅維梅爾畫作可知:以古典或聖經、寓言為題材的作品有5幅(黛安娜和她的同伴、耶穌在馬大和馬利亞家中、聖巴瑟大、繪畫的藝術、信仰的寓意),城市風景2幅(小街、台夫特一景),女性肖像4幅(戴紅帽的女孩、持長笛的少女、少女、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其餘26幅則是描繪當時中產階級家居生活的私密場景。

vermeer 050-2早期作品:聖巴瑟大、耶穌在馬大和馬利亞家中、黛安娜和她的同伴

vermeer 066-1          vermeer 099-1城市風景作品:                                                                                                                                     《小街The Little Street》維梅爾看來好像試圖把台夫特再也找不到的和平帶回到他的畫中,向我們展現荷蘭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之美;專家說:「那是17世紀最美麗的…」             《台夫特一景View of Delft》法國文豪普魯斯特(Valentin-Louis-Georges-Eugène-Marcel Proust,1871年7月10日~1922年11月18日)的「追憶似水年華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中,作家臨終前欣賞的最後一幅畫就是這幅—畫中的台夫特港口出奇的寧靜,似乎正等待著一切可能的發生…

vermeer 103-3          vermeer 105-1vermeer 107-1          vermeer 113-1女性肖像作品:戴紅帽的女孩、持長笛的少女、少女、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譽為「荷蘭的/維梅爾的蒙娜麗莎」,不論觀賞者站在何方,畫中回眸而笑的美麗女子,似乎總是在直視著你。

vermeer 059-1老鴇、沉睡的女僕、窗前讀信的女子:維梅爾幾乎每一幅畫作,都有非常華麗的地毯,當成分隔線。他喜歡把他的畫和觀賞者分隔開來,自成一個天地,似乎刻意讓畫跟觀者間,有個距離。                                                                                                                                                     《窗前讀信的女子A Girl Reading a Letter by an Open Window》是第一件表現維梅爾單純構圖與擬真寫實的獨白作品:畫面上的女子身後有一面白牆迎向陽光,用來精準界定她的身形;從這幅畫起,維梅爾開始採用光線了!

vermeer 080-1戴珍珠項鍊的女子、在窗邊拿著魯特琴的女子、拿著水罐的年輕女子、持天平的女子、讀信的藍衣女子:維梅爾最具個人特色的畫作是描繪日常生活的風俗畫(Genre painting),最具代表性的幾幅都有著類似的主題和構圖—光線由左側窗戶進來,窗前有位沈靜的女性專注的做著某件事情,牆上可能掛著地圖或者畫,桌上常有色彩豔麗的毯子,各種具象徵性的靜物,還有鑲著金屬鈕釦的椅子…。雖然只是女性日常生活裡的一剎那,在維梅爾的畫裡卻成了和諧而寧靜的永恆。

vermeer 111-1《繪畫的藝術The Art of Painting》是維梅爾用以宣示藝術名望的大幅畫作,從畫題來看,不難了解它對維梅爾個人的重要性。在他死後,他的遺孀凱撒瑞娜(Catharina Bolnes)為了避免這幅畫落入債權人的手中,特別在西元1676年2月24日將這畫的所有權,轉讓給她的母親瑪利亞(Maria Thins)。

vermeer 118-3天文學家、地理學家:維梅爾後期唯二以男性為主的畫作,兩幅畫大小相近,像是配對似的。畫中的人物都有著一樣高聳的鼻子、髮型及長袍,推測應該是以台夫特出生的「顯微鏡/微生物學之父」安東尼‧李文霍克(Antoni van Leeuwenhoek, 1632-1723維梅爾的密友,也是維梅爾死後的財產管理人)為對象所畫的,也可能是受李文霍克委託繪製。

vermeer 133-1          vermeer 137-1          vermeer 139-1                            維梅爾最後的三幅作品:站在小鍵琴前的女子、坐在小鍵琴前的女子、坐在小鍵琴前的年輕女子,都以小鍵琴與女子為主題。

神秘隱喻─畫作中的秘密:

vermeer 143-1以《音樂課The Music Lesson》為例,將畫作放大呈現於牆面,並延伸出畫面的消失點,清楚解析維梅爾作畫的透視方式及所採用的前景逆推移焦技法。

維梅爾的透視法:採用單點或雙點透視法,將透視的消失點釘上一個小釘子、拉上線,在線上抹上白粉,幫助畫家描繪出正確的線條(例如知名的維梅爾式瓷磚地板),增添畫作的立體效果。而這些小釘孔也成為日後鑑別維梅爾畫作真偽的依據之一。

vermeer 146-1前景逆推移焦技法:維梅爾畫中人物經常位居舞台中央,但從不佔據前景;幾乎總會有一張桌子、另一位人物、一道窗簾或門柱,安置在前景,且色彩往往比背景來得深沉暗淡,這種手法即為「前景逆推移焦技法」(源於法文rpoussoir,意指推回),目的在運用前深、後亮的對比效果,將觀賞者的視線導到後方的主角,並且藉此延展畫作的景深。

vermeer 147-1古往今來,藝術家大多想藉由他們的作品來傳遞訊息。17世紀的歐洲就流行一種銘圖書(Emblem book),書中列出各種物品所隱藏的意涵。因此維梅爾與他同時代的畫家一樣,擅用銘圖的象徵符號,將試圖表達的訊息具象化。

這個展區即以畫作說明畫中各種物品所傳達的維梅爾畫中愛之訊息隱喻。

vermeer 149-2浪漫之愛:合奏、音樂課、中止奏樂的女子、站在小鍵琴前的女子、坐在小鍵琴前的女子

vermeer 149-3誘惑之愛:拿酒杯的女子、一杯酒、軍官與微笑的女子、沉睡的女僕

vermeer 159-1付費之愛:老鴇

vermeer 162遙不可及之愛:情書

透視之眼─維梅爾的光影:

vermeer 166-2此區充分體現了”Vermeer is light”的主軸,透過實體的呈現,觀眾可以實際體會各種光源所產生的差異,也可以感受「光」這個元素對維梅爾畫作的重要性。

同樣的,展區以幾幅畫說明他如何創造維梅爾式的光效。

vermeer 167-1鏡之映像:在維梅爾的畫中,無論是窗戶、吊燈或陶器,都可以化為反映光線與影像的“鏡子”,而“鏡子”也正是他爐火純青技術的證據。

vermeer 168-1高光:維梅爾的眾多作品,都因為高光的強調而注入熠熠生光的氛圍,像是珠寶上的光點、岸邊停泊的船、椅背和扶手上的釘子,以及人物的眼珠等,這些細小、濃厚且緊密描繪於畫作最上層的顏料斑點,是畫作最後進行的程序,創造出畫龍點睛的最佳光彩效果。

vermeer 170-1清澈明亮之光:維梅爾的光,總是非常具有啟發性。維梅爾如同導覽員,藉由畫中光線的安排(燦亮日光單一側邊射入—通常在左邊),引導我們的視線,告訴我們何者為畫作重點。

vermeer 171-1光中之光:維梅爾與林布蘭雖皆擅於運用作品中的光線,引導我們的注意力,但二者的表現方式截然不同。林布蘭描繪明暗強烈對比的光線,而維梅爾的光線卻是無處不在,為服飾、牆壁和人物創造戲劇效果。維梅爾畫中的女子,僅靠白帽和背景光就令女子的臉龐散發出光芒。

vermeer 172 灑落之光:維梅爾畫中的光線,以各式各樣的形式灑下—直接的光線有來自房間物品的反射,也有穿越窗簾而變柔和的光線,或穿透各種玻璃(清玻璃、毛玻璃、雕花玻璃、彩色玻璃)而成斑斕的光點。

樸實呈現─維梅爾的色彩:

vermeer 178-1荷蘭黃金時期畫家所運用的顏料實際上只有20種,研究顯示維梅爾的作品中曾使用17種不同顏料。

調色盤                                                                                      調色盤上看到的是7種維梅爾最常使用的顏料,而且他總是以相同的順序使用這些顏料,這也使得維梅爾畫作的色彩有極高的辨識度。

大師體驗─維梅爾的實驗室:

vermeer 173-1

維梅爾的畫作中,光線與細節都描繪得極其細膩逼真,雖然維梅爾未留下任何實證,但許多學者都推測他應該運用了當時已出現的科學輔助儀器「暗箱camera obscura」以捕捉光線和色彩。此區即重現維梅爾畫室,現場設置暗箱,直接模擬當時維梅爾作畫的景況,透過暗箱觀察畫室的場景—箱側有一塊光學透鏡,把外面的世界如實地投影到對面。

vermeer 193-1          vermeer 197-1

由於至今沒有一處美術館能展出所有維梅爾真跡畫作,【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特展從藝術教育的角度出發,用最新數位印刷技術,以原畫尺寸一一複製維梅爾精采傑作,解讀維梅爾畫中愛的訊息、分析各種光影表現、還原部分場景,讓大家更了解藝術家的創作理念與義涵,充分「透視」他所欲傳達的訊息。看完這場特展,就好像重新整理一遍維梅爾的畫傳,也更深入了解維梅爾這位謎樣的畫家。

展覽名稱: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                                                                                                      展覽日期:2014/01/18~2014/05/04                                                                                              展覽地點:中正紀念堂介石廳、瑞元廳

附記:2014/06/17在台北飛往舊金山的飛機上觀賞了 “Tim’s Vermeer" 這部2013獲得眾多討論(爭議?)的紀錄片;多年來一直不解的「暗箱camera obscura」作畫法,終於有了科技上的輔證—Vermeer’s paintings might be 350 year-old color photographs(?),但是我滿意這樣的「發現」嗎?藝術家利用科技就不叫藝術嗎?那發明家使用科技模擬就可以稱為藝術嗎?我在高空思索著…

p.s. Tim Jenison, a Texas-based inventor, attempts to solve one of the greatest mysteries in the art world: How did Dutch master Johannes Vermeer manage to paint so photo-realistically 150 years before the invention of photography? He spend 1825 days (2008~2013) to produce his own version of “The Music Lesson”.                                               Mr. Jenison did not insist that the painting he created in the film had to be regarded as a work of art. “Vermeer created the art,” he said. “The best I could do was come up with something that looked the same. Why do you need another ‘Music Lesson’? It was just to see how close I could get.” (http://www.sonyclassics.com/timsvermeer/)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