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驚艷布魯哲爾 (The Mill & The Cross) 2012/03/27

The Procession to Calvary《前往髑髏地的行列》
1564 (230 Kb); Oil on canvas, 124 x 170 cm;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Vienna (http://www.ibiblio.org/wm/paint/auth/bruegel/)

《驚艷布魯哲爾》這部 2011 年於羅浮宮首映,片長 97 分鐘,如油畫般的電影,是波蘭導演利亞‧馬耶斯基(Lech Majewski)花了3年的時間,改編自 Herald Tribune art critic 米亥厄‧弗朗奇斯‧吉布松(Michael Francis Gibson)的書:“The Mill and the Cross,” an analysis of Pieter Bruegel’s painting “The Way to Calvary.”,在這本書裡詳盡探究了北方文藝復興畫家彼耶德‧布魯哲爾的史詩巨作《前往髑髏地的行列》。Lech Majewski 邀約觀者重溫 16 世紀末尼德蘭〈Netherlands〉長達 80 年,爭取宗教自由與政治獨立的運動史,進而一窺布魯哲爾在 1564 年,創作這幅名畫的動機與其背後的故事。                                      (佳映娛樂 http://www.j-ent.com.tw/movie_themillandthecross.htm)

整部電影的主題和故事框架,圍繞著布魯哲爾的畫作《前往髑髏地的行列》中描繪的人物展開。農民畫家布魯哲爾透過觀察,如蜘蛛般地窺視著尼德蘭這塊土地上的人間景象,將時下小人物遭受的苦痛盡攬於他精心編織的畫作中,並以耶穌背負十字架前往髑髏地的千年前聖經故事穿插於其間,藉此影射當時控制著尼德蘭的西班牙統治者的殘忍以及尼德蘭人民的痛苦承受。

全片的對白極少,僅透過飾演布魯哲爾的魯格‧豪爾(Rutger Hauer)視角及自述,將北方民族的生活情景與源自南方歷史的基督受難主題,結合成一個寫實與象徵的戲劇情境。以如廣角的風俗畫(genre)畫法,捕捉伴隨耶穌基督前往受難地﹝髑髏地﹞時的五百多人,包括村民、婦孺、聖母、軍士、販夫走卒、商人、販工、木匠等各自活動的生活面貌。當Rutger Hauer 的聲音從電影畫面中傳來時,布魯哲爾畫作中的人物彷彿也都微微動了起來;移動的影像,重現了極其抑制、緩慢,屬於中世紀的生活節奏,一種全然寂靜的美感。

身兼導演、作家、 詩人、畫家及作曲家的 Lech Majewski ,被譽為媲美俄國大導演帕拉贊諾夫(Sergei Parajanov),出生於 1953 年 8 月 30 日的波蘭卡托維茲(Katowice),擅長詩意的華麗電影語彙。從華沙藝術學院(Academy of Fine Arts in Warsaw)畢業之後,隨即進入羅茲國家電影學校(National Film School in Lodz)深造。自1980年完成第一部導演作品《The Knight》至今,Lech Majewski 已創作了 11 部電影。他擅長結合藝術史研究與電影CGI、3D 科技技術,創造「繪畫電影」質感。

很佩服 Lech Majewski 選擇如此繁複的層層疊疊織錦手法〈tapestry〉,卻又能把故事呈現地這般乾淨。當數位技術將布魯哲爾的畫面放大成背景,襯托人物在前方行動與對話時,這需要多少的耐心「剪貼」,才能讓觀眾的視線焦距,在背景畫境與前景人物之間毫不費力地自由移動,像是看一部會走路的畫作?而如此令人迷惑且驚歎的視覺印象,又是如何創造出來的呢?或許我們可以從 Lech Majewski 接受 Kiša Lala 訪談的問答中,略知一二:

Animating a painting involves all these extra dimensions – a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 a front and back, and a movement through time.
Yes four dimensions…it was like weaving a tapestry and unbelievably complex to make it. [The composite] had a minimum of 40 layers and a maximum of 147, so every shot was layered.

The windmill as an ancient method of manufacturing energy is incredible. I realize now that it is a grain-making mill, mechanized by wind.
The windmill was constructed from parts, and shot in the Czech republic. I painted a tree of Breugel’s, and cities and clouds to extend the landscape, which was cut in half. I animated branch by branch, so the leaves can move in the wind. The sky I shot in New Zealand.

(http://www.spreadartculture.com/2011/09/11/reimagining-bruegel-lech-majewskis-the-mill-and-the-cross/)

沒有上藝術史前,感受不到 16 世紀描繪場面浩大畫家的功力;而《驚艷布魯哲爾》一片所耗費的心力,也不是一機到底的實驗電影所能比擬的!隨著年齡增長,愈來愈能欣賞各式各樣的藝術表現形式;敞開心胸的結果,是看到更多的美好!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電影:驚艷布魯哲爾 (The Mill & The Cross) 2012/03/2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