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命運來敲門 — 貝多芬傳 2011/06/07

讀完由「普立茲獎」與「國家書卷獎」得主Edmund Morris  所寫的「Beethoven : The Universal Composer」 (於是,命運來敲門— 貝多芬傳),就跟看完「莫內花園」展時一般 ,感嘆上天何其殘忍致畫家失明、音樂家失聰。

年輕時對傳記文學沒有興趣,總是耐不住性子唸著如流水帳般的大事紀。近期因為上藝術史,大量閱讀畫家們的生平,因緣際會又選了文學導讀的課,所以才有機會讀到這本特別的傳記。

Edmund Morris 的文筆優美,以半虛擬的第三人稱敘述,突破正統傳記寫作的佈局方法,相信沒有人能看完他在序曲對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最後樂章的描述而不動容的!序曲的最後一段他寫到:一九七八年,音樂史上最偉大的心靈對他們張口說話,一如兩百年前,少年貝多芬在科隆第一次登台時一樣。

對於如此開場的傳記,你能不看下去嗎?

尾聲最後一段:得知偉大的音樂正在音樂屋上演,他們主動在上山的路上全程關掉消防車警報器,接管取水時不發出一點聲響。

作者從序曲喇叭在大雪清晨轟然奏起的樂章到尾聲炎夏午後關掉的警報器,前後呼應對比,一如貝多芬「將每個結構上的細節斟酌至最合理的境界」。同時也驗證,貝多芬的普世性與擁抱各種人類情感的能力…. 真的,有些時刻唯有貝多芬能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